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工会动态 > 女工工作
我是一名人民的警察——沈阳市巾帼十佳标兵、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副所长赵莉红
发布时间: 2019/3/13 11:19:00 信息来源:

 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
  大家好!

  我叫赵莉红,是沈阳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副所长。今天我汇报的题目是《我是一名人民的警察》。

  从1997年参加工作就一直奋战在公安监管第一线,先后担任管教员、内勤、政工干事、副所长,从警开始,始终用热情、责任和行动,践行着入党时的铮铮誓言,书写敬业、奉献和担当。

  下面我讲述三个小故事,这既是我个人经历,更是沈阳公安全体女警努力工作、勇于担当、甘于奉献的缩影。 

  一个是创造性地完成沈阳公安监管系统的两个“第一次”。

  大家都知道,监管场所是一个特定的环境,是教育、感化、挽救人的地方。为确保社会安定,保障在押人员的身体得到及时救治,是摆在我们的面前首要任务,由于监所不具备急病、重病医疗救治条件,如何在第一时间得到有效救治,还没有成熟的做法和经验,即使按照公安部要求,“探索监所医疗社会化建设”也只是试点推广,在这样的形势下,沈阳市公安局监管支队不等不靠,提前筹划。我临危受命,被临时抽调到监管支队医疗工作组负责医疗社会化筹备和建设。

  那段时间,为了能够给被监管人员设立一个专门病房,几乎跑遍了全市所有的三级以上医院。别说三甲医院,就连普通医院的病床也十分的紧缺,怎么舍得那么大的地方给那些特殊人群呢?我几乎是次次碰壁。我心急如焚,但又如何“破局”呢?我睡不着,半夜三更找关系,想办法,按照列出的医院名单,继续“软磨”,厚着脸皮去“攻关”,有的医院我都不知道跑过了多少次。

  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也许是我的执著,也许是我的忘我与敬业打动了那家院长,终于真是终于与一家三级医院签订了协议,为我们专设400多平方米的监管病房,还开设了门诊在押人员的绿色通道,派出医疗队定期到监所进行义诊,也是“第一次”实现了全市公安监管工作与医院的无缝结合。那家医院的院长握着我的手只说了一句话:“我为在押人员谢谢你!”,我听了有点蒙,这应该是我要说的感谢医院的话,院长又补充了一句说:“你就像他们的家长,是你打动了我”!

  这项工作每天为全市监管节省外诊警力100多名, 这一做法得到省公安厅领导的认可,圆满完成了沈阳公安监管的医疗社会化建设任务。

  任务接踵而来,又是一个”大难活“。在我们监管系统特定的监所里,还关押着这样的一群人,他们是经刑事司法鉴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肇事肇祸的精神病患者,其中有一部分没有家属或与家属失去联系,这些人年龄越来越大、身体经常患病,没有医保问题迫在眉睫。

  面对如此重任我又开始每天的奔波:精卫中心、残联、医保、镇政府、派出所、村委会……可并非那么简单,因为他们缺失的手续太多了。工作的繁杂和难度程度不是劳累所能言表的,但办不下来,他们的病是会加重的,带着使命,再难也要突破,那段时间是我最累的,不仅到处跑,而且没处问,材料只能一点点像侦破案件一样补齐。经过几个月的时间,终于相继办好了所有人的低保户和医保手续,帮助他们得到医疗保障,解除了在押人员的后顾之忧。又是一个“第一次”在沈阳公安监管实现了”在押精神病患者医保社会化“。

  二是得到“包工头”的绰号,既是褒奖也是荣耀。

  公安监管场所的伴随保障工作是较为繁杂的,水、电、煤气、饮食、绿化、装修、甚至窗口接待,涉及面广,事多繁杂,主动担起管理员,从此单位施工维修现场到处都有我的身影,用同事们的话说,“这天天一身土一身泥的,都快看不出你是女同志了。”

  记得2018年2月8日,家家户户都在团圆过小年。晚7点,我接到电话单位室外下水管道冻坏形成堵点,直接影响监区下水排不出去,所有的脏水和污水堵到二楼并漏进楼下的办公室。这下水堵了还得了,刚进家门转身说走,也顾不上与家人打招呼。一路上的电话遥控,联系施工单位,组织刨开地面,和工人一起在户外查找管道冻点,我就是个铁汉子,经过近5个小时的紧急抢修,监区的下水通了,随后我又对淌着臭水的办公室进行清理……由于时间太晚,丈夫来单位接我,看到我同工人一起跳到大坑里工作,全身连泥带水,调侃我太像“包工头”了,从此,我就有了这个绰号,每当一有任务同事们也经常说:“包工头”又开工了,虽然这话太没有女人味了,但我的心里却是暖暖的。

  我不是好妈妈,但我是一名好警察。

  十九大备勤期间,我这个”包工头“又上任了。在一次带领大家打扫卫生中,我被重重地摔在大理石地上,甩出好几米远,经医院诊断为右肢关节损伤,当即收我住院,我急了,这哪能休啊,我没遵医嘱,更没住院,而是将病假条悄悄地装进包里,一瘸一拐地回去继续干,一天也没休。同事在微信群里看到我每天走路超过2万步,心疼地对我说:”你不要命了还是不要腿了“,直到备勤结束后才到医院接受治疗,但因运动量过大,错过了最佳治疗期,至今右膝关节存有大量积液。

  我爱人是军人,长年在外地,孩子是我一人拉扯大的,跟我吃了不少苦。在孩子两岁半的一天,我正在单位值班,保姆多次打电话催我回去,可我不能离岗,直到第二天下班后才把孩子送到医院,医生劈头盖脸地说:“有你这样的妈吗?再晚来一会儿,阑尾穿孔就没命了”。

  我就是个铁人,不生病,不休假,孩子跟我也一样,是幼儿园唯一的一个出满勤,年三十最后一个被接走的,孩子跟我学到了”坚强“。一次发高烧,老师说:”快点上医院吧,我给你妈打电话。”5岁的儿子把老师逗笑了:”别打了,打了也不能来,挺挺就好了“每当孩子生病时,我都是半夜带着孩子去打点滴,一大早就可以按时上班了。

  2017年,孩子临近中考,我多想陪陪他,但正赶上单位全面施工,我只能咬牙丢给了邻居,一走就是两周。我欠儿子的真是太多了,再过几天就要参加高考了,一个孩子的家长说我:“再不陪孩子你可能都陪不着了”。起初我没往心里去,但是仔细想想真挺难受,摊上我这个要工作不要家的妈,心里非常愧疚,多少次我悄悄进他房间,看着儿子熟睡已长大的脸,我会说无数声的“对不起”,儿子,妈妈请求你能够原谅我。妈妈不是不爱你,但妈妈更爱她的事业,我虽不是一个好妈妈,但我无愧于我是一名人民警察!

  谢谢大家!

地址:沈河区市府大路411号 沈阳职工之家 邮箱:syzghwz@163.com
法律援助电话:22565906,22565572 生活帮扶、医疗帮扶电话:22730919 就业服务:22730038 信访接待:22730929
会员服务卡:22565896 职工慈善基金会:22565851 医疗互助:22565706 大病保障:22565952
营商环境投诉邮箱:syszghysts@163.com 营商问题投诉热线:024-22852927 监督电话:024-24142099 监督网上信箱:szjgjw@sina.com
版权所有:沈阳工会网 辽ICP备10201748号 技术支持:沈阳市总工会